關於私人療程室,請先閱讀。

私人療程室目前提供身體按摩療程、芳香療法個人處方諮詢溫柔生產照護用油諮詢等療程和照護。


療程介紹和療程價目請點此。(目前為全職媽媽,暫停身體療程和諮詢調油)


芳香療法個人處方諮詢調油、遠距個人處方調油請點此。


溫柔生產照護用油諮詢相關訊息請點此。


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臀位溫柔生產寶寶小煦誕生的故事(5)-關於這次生產的心得和檢討

1.我覺得在醫院生產選對醫師實在是太太太重要了!!
這次生產多虧呂醫師給我很大的空間和包容,才能讓我順利在醫院溫柔生產。但縱使我的醫療介入已經很少(只有間接式的綁胎心音、點滴注射、剪會陰、會陰縫合和生產完打促進排惡露的針劑)但在醫院生產有些要求實在不太可能達到,比如不斷臍帶的蓮花生產,甚至小孩出生後延後斷臍時間等等(這些真的要居家生產才能做到啊!)。但至少呂醫師同意我讓小孩留10公分長度的臍帶,並且他是等我胎盤自動排出而不是用拉的,他也同意我帶回自己的胎盤留念,對此我已經十分感激!
另外醫院的護理人員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溫柔生產的概念,許多護理人員還是習慣用一般生產的醫療方式對待產婦,比如要產婦好好躺在產台上憋氣用力等等(如果是助產師會請產婦哈氣,用宮縮的力量讓寶寶自己下降,也比較不會撕裂傷),所以當我蹲在產台上生產時,護理人員的吃驚可見一斑,幸好呂醫師同意我這麼做,護理人員也只能配合。但我生產之後嘉黛有跟我說,護理人員到後來似乎都被我感動了,所以生產後期只靜靜的看著我們三個如何生產,不再多介入。且因為很少有人臀位產,大家幾乎都是第一次見到,我生產後期適逢醫院交班,但前一班的護理人員還自願留下來觀看到我生產後才離開。

2.選擇醫院生產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可以在LDR樂得兒產房(待產、生產、恢復都在同一個房間的產房)生產啊!我在生產前有聽聞部桃有LDR房,但自己臨盆時過去醫院問護理人員,才發現部桃有LDR房但那時特殊的床還沒有到XD所以無緣用到這個設備。我從這次生產由待產室被推到產房的經驗體會到,宮縮還要換床生產實在是不太舒服的經驗,且我在待產室可以選擇關掉空調、調暗燈光,但在產房就一定要符合醫院規定了(產房空調還頗冷的)。且產房裡的產檯也讓我生的非常吃力,自己體驗過後才發現在產檯上生產的媽媽們真的好辛苦啊!我試過按照護理人員的作法正躺憋氣用力,但才幾次宮縮我就受不了!首先是小孩下降讓尾椎非常酸,我完全無法將臀部全坐在墊子上,所以只能靠手部支撐自己的重量用力,我覺得全身消耗掉非常多多餘的力氣但幫助小孩下降的力量仍有限,才幾次宮縮我就覺得大腿非常酸痛,骨盆快麻掉。後來我受不了這樣的姿勢,就跟醫師請求用趴跪姿生產,小孩在體內下降的感覺就非常明顯,我猜想如果我可以在地面用蹲姿生產一定更好生(這可以請大家用排便時的用力來想像,有人排便的時候會用躺姿嗎?那樣一定很難用力啊!運用上半身直立、大腿開展的蹲姿一定是最順暢的!)
事後想想,生產躺姿應該就是很多在醫院生產媽媽生不出來,最後只能剖腹產的原因啊!

3.產痛是像大家說的大卡車攆過去又壓回來那樣的痛嗎?
雖然我自己沒有被大卡車攆過,但我自己覺得那樣的形容實在有些失真。我自己的經驗是,產痛是可以忍受的。(由於我不想用到痛這個字眼(因為宮縮的”痛”真的不是”痛”啊),以下由宮縮兩字替代)這次的生產我沒有打無痛也沒有打催生,我是靠著信心、按摩、熱水浴、搖擺骨盆和數呼吸度過每一次宮縮,在宮縮時我心中默數呼吸,也冥想我信任的神址(我是祈請觀世音菩薩和綠度母),請求祂們只給我自己可以承受得起的不適。結果也真如我所期待,我覺得所有的不適感都是我可以承受的。
我發現生產時對自己的信心非常重要。我在宮縮的時刻都會有兩個人陪伴,一個人握手,另一個人壓骨盆,但並無法每次宮縮都如此,所以我有時候只有靠自己度過宮縮。那些時刻我就發現,如果是想著要別人幫助止痛,那就會出現依賴感,所以當兩個人中只剩一個人可以幫忙我,就會讓我產生慌亂。後來我知道我應該把感覺回到自己,不論現在有沒有人幫忙度過宮縮,我都要安住在那個浪潮裡。說也奇妙,當我希望自己不外求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在浪潮裡充滿安定感。旁人的幫忙只是加分,但那一定不是最大的,最大的關鍵還是自己的心態。
於是我發現,生產真的是媽媽的心智磨練時刻,當妳足夠平穩,足夠相信自己,妳真的就能在人生中最像原始動物的時刻萃煉出一顆關於愛與自信的寶石,而那顆寶石帶來的光將可以閃耀妳往後的人生。儘管沒有真實的冠冕,沒有實質看得見的頭銜,只有妳知道自己萃煉了什麼、收穫了什麼。

4.請謹慎考慮是否要讓剛出生的小嬰兒住新生兒中重度病房
小煦9/6早上出生後,就住在醫院新生兒中重度病房的保溫箱裡直到產完第三天9/8中午出院,這幾天我和阿展每三到四小時就要去一趟新生兒病房看他並親餵一小時左右。每每去新生兒病房時我一方面感覺喜悅就要見到小煦,一方面也感覺心情有點沈重,因為新生兒病房並不是一個另人感覺舒服的地方。首先是24小時都燈光大亮、空調很冷,小煦被用拉廉隔離出一個角落的單獨區域,但他周遭的保溫箱許多都是黃疸來照光的寶寶,哭鬧聲真的是此起彼落,聲音之大另人心疼。我實在很佩服新生兒病房的護理人員,如果是我一定先崩潰XD 新生的小煦因為蛋蛋血腫待在那樣的環境裡我非常捨不得,我覺得這環境對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寶寶很不好,每每我去時都一再跟他道歉讓他一個人在哪裡,並請他趕快好起來好讓我帶他回家,幸好第三天一早值班小兒科醫師確定小煦的狀況ok了,我們才像逃難似的飛奔回台北溫暖的家。
於是我很想要奉勸想要讓寶寶去照光的父母,生理性的黃疸只多喝母奶就能退,千萬不要馬上決定讓寶寶到中重度病房那樣令人不愉快的地方。

5.請大家可以慎重考慮到對生產較親善的公立醫院生產喔!
這次生產完讓我對公立醫院好感加分!(雖然我平常幾乎不上醫院,看醫生也看中醫)為什麼呢?首先,我生產完是住在單人病房,雖然沒有電視但我平常也不看電視所以感覺沒差,因為方便有訂了醫院的月子餐,早中晚三餐都訂,小孩還住在醫院保溫箱,於是出院時我原本估計可能至少要幾千塊錢的住院費用,誰知阿展去結帳後,最後的花費總共是1400元,但這其中包含了我的月子餐共1000元,以及小煦的出生證明書4份400元。也就是說,我這幾天包含生產、住單人病房、小煦的住院費這些,總共花費是0元!免費!(這個不禁就要感謝一下全民健保了)

且我去找呂醫師產檢時,發現來此檢查的孕婦並不很多,我也不用等很久。但我懷孕後期到禾馨產檢時,幾乎都要等上兩個小時以上才看到診XD(前期大概是等半小時)而且,之後部桃又要有LDR房了,還有助產師進駐醫院計畫,可以選擇助產師接生、醫師輔助,實在是很優啊!
誠心推薦大家可以參考自己身邊的公立醫院生產!真的不一定要找婦幼醫院或私人診所。

最後,感謝您看完這幾篇落落落落長的生產文字,希望我的醫院溫柔生產經驗能夠給所有即將生產的媽媽力量,尤其是寶寶臀位的媽媽。

這是小煦出生第三天要出院前和爸爸的合照。當時看著兩位光頭先生,覺得自己好幸福:)


延伸閱讀:
1. 我的陪產員嘉黛寫的陪產記錄
2. 多元生產計畫 助產師加入服務

臀位溫柔生產寶寶小煦誕生的故事(4)-小煦出生後


小煦出生後,部桃小兒科醫師也到了,他們評估小煦的狀態後,向我和阿展說小煦呼吸、身體機能看起來都正常,2600克重(淨重,因為胎便都排完了XD哈),唯獨屁股和陰囊因為被反覆生出來又縮回去,所以屁股有點瘀青、陰囊有點血腫,他們為求安全所以希望小煦要先住在保溫箱裡觀察。

我原本的期待是小煦出生後就一直跟我在一起,24小時母嬰同室,所以很捨不得跟他分開。但看到他腫脹的蛋蛋就覺得自己實在很難再堅持硬把他留在身邊。我們和小兒科醫生交涉的過程中,小煦始終躺在我的懷裡吸允乳頭,呂醫師一邊幫我縫合會陰傷口。

交涉的結果是我們只幫小煦打維他命K,不要洗澡、不塗眼藥、不打預防性抗生素和點滴,也不打B肝疫苗。由於不打疫苗對醫院來說算是大事,小兒科醫師有點驚訝,他說不打疫苗可能要簽一份文件喔!我們同意了。

小煦在我身上大約二十分鐘後,我依依不捨的交給阿展抱著繼續親密接觸,他們和小兒科醫師一起到新生兒病房去了。

我的胎盤在我生產後沒多久就自動排出,呂醫師說我大約只有一度撕裂,問我要不要縫合?我原本想要不縫,但過幾分鐘後呂醫師覺得我出血有點多,就還是幫我縫合了,然後他徵求我的同意幫我打幫助惡露排出的針劑。

呂醫師處理完傷口,護理人員幫忙我換到移動式病床,就把我推到一間單人病房,這兩天都要在這裡度過了。嘉黛非常貼心,記得幫我拿回了胎盤,於是她拿出顏料要開始幫我做胎盤拓印。前幾張是把胎盤放在宣紙上直接用血拓印,後幾張是加上顏料後拓印。嘉黛一面做胎盤拓印我們一面繼續聊天,生產完的我實在太興奮了!雖然歷經了大約十小時的奮力生產,但可能是荷爾蒙持續影響,我一點也不覺得累,反而非常的興奮、非常想跟別人分享我的生產感覺。


後來排惡露的針劑開始出現作用,我一直感覺下腹悶悶的痛,像嚴重的經痛,感覺持續不斷。我於是非常後悔打了這支針,覺得這比生產時的宮縮還不舒服。後來我才意識到,若是由人體自行產生的,自己就比較能承受,但若像這樣外力介入,反而覺得難受。於是我想起之前有朋友提到她打催生針的經驗,她說那就是持續的疼動,比較不像正常的宮縮會有一個像浪潮般的自然節奏。
如此這般的體驗,才真正讓我意識到身體的奧妙,以及順應自然的美好。

關於這次的生產,除了感謝部桃呂理政醫師,還要感謝我的先生阿展,以及我最強大並充滿愛的陪產團隊-嘉黛、資雅、燕燕、Mimi,沒有妳們持續灌注給我的信心與支持,我可能會生的更加辛苦。也感謝美麗姊和婦女新知生育自主劇團夥伴們以及所有關心我的朋友在整個孕期給出的關心和支援。

我終於完成臀位溫柔生產並正式成為一個母親了!
因為生產,以及準備溫柔生產的整個過程讓我更愛這個世界。

親愛的小煦,你終於來了!雖然媽媽不知道未來會是如何,但媽媽並不感到驚慌,因為媽媽希望溫柔的概念會一直延續下去,陪伴你每一刻的成長。

(待續)

臀位溫柔生產寶寶小煦誕生的故事(3)-桃園醫院溫柔生產記錄

9/5
這天是阿展和我的週年紀念日,當天為了慶祝,我們去享用了一頓精緻的素食料理。用餐的過程中我開始感覺到肚子緊縮,原本以為是假性宮縮,但宮縮卻如漲潮般越來越密集,在用餐過程中有幾次我甚至要皺起眉毛、捧著肚子,深呼吸讓宮縮渡過。

我的直覺告訴我小煦就要來了!在我懷孕38週又3日的這天。
他選在我們的週年紀念日這天發出訊號,對我來說真是深具意義。

用餐完回到家大約8點多,我發現自己的宮縮已經進展到約10分鐘一次了,且每次的強度有大約一分鐘之久,宮縮之強讓我的眉頭越來越緊縮。用呼吸度過宮縮後我趁空檔先打電話給呂醫師,正好他還在醫院值班,我跟他說我應該是要生產了,他說他會等我過去。接著我打電話給我的陪產員嘉黛,請她準備出發,接著也通知要拍攝溫柔生產紀錄片的Mimi、燕燕,最後通知我的好友小Ro媽一起到醫院來。

從台北到達桃園醫院時大約晚上10點,我已經進展成5分鐘宮縮一次了,每次宮縮幾乎是寸步難行,阿展原本要推輪椅送我上婦產科,但我發覺宮縮坐輪椅更不舒服,只好緩慢的步行前往,阿展在旁攙扶。

進入待產室後護士幫我例行綁了胎心音偵測胎兒心跳,但我要求不要綁太久,於是大約綁了十幾分鐘護士就幫忙卸下了。於是我跟護理站要了產球,在病床上趴產球左右搖擺骨盆度過每一次的宮縮。
由於我的乙型鏈球菌檢驗報告還沒有出來,護理人員原本想要先幫我打預防性的抗生素,但我委婉拒絕了,護理人員問過呂醫師,呂醫師說尊重我的選擇,就不強制我打抗生素了。


9/6凌晨12點左右,呂醫師幫我進行第一次內診,發現我的子宮頸口已經開了四公分。這個消息讓我感到振奮。我於是持續跟肚子裡的寶寶信心喊話,並且專心的渡過自己的每一次宮縮。

由於我完全不想要使用任何藥物,包括打催生針和無痛分娩,於是我在產前就知道自己必須要靠自然的減痛方式渡過每一次的宮縮浪潮。之前陪產的經驗告訴我呼吸非常重要,我於是在每一次宮縮時自己心中默默讀秒,宮縮來時吸四吐四,其他時候吸四吐八。待產室裡不開空調,也刻意把燈光調暗。

身邊陪產的人們非常重要。我發現自己每次宮縮時尾椎會感到非常酸,所以有人加壓尾椎會感到比較舒服,所以我的陪產員嘉黛會在我的尾椎用雙掌施加壓力。此時雙掌也會很想要抓握東西,這時阿展和小Ro媽的手就很重要。他們兩人輪流上陣,幫我數呼吸和按壓手部的合谷穴止痛。於是我的每次宮縮至少需要兩人幫忙,一人在頭部處幫忙數呼吸和壓合谷,另一個人按壓骨盆。




另外熱水也是重要的存在。
在待產過程裡,我有兩度到浴室裡用蓮蓬頭沖淋身體,尤其是沖尾椎和下腹部。身體在熱水的沖刷下能夠紓緩緊繃的肌肉和情緒,也幫助我能較和緩的渡過宮縮。在沖淋熱水的同時一邊感到有些懊悔,懊悔著自己怎麼因為改成醫院生產就放棄借產池呢?彼時好想要泡在熱水裡啊啊…


接近清晨時,我的羊水膜破了!

我聽見啵的一聲,接著感到大腿一陣暖流…原本是希望小煦連著羊水膜一起出生的,但我發現要在強烈宮縮時靠呼吸平穩度過而不用力真的很困難(試想要如何在充滿便意的拉肚子狀態憋住肛門收縮?類似這樣的感覺),簡直就是一種修行了…

羊膜破了以後,嘉黛發現我的羊水裡有綠色的胎便。我原本有些擔憂,怕寶寶會吃到,但幸好嘉黛跟我說因為我是臀位,所以小孩排出胎便只會往我的體外排,不會流到他的頭部讓他吃到,於是我才放心了。(這應該是臀位產唯一的好處了吧?XD)

嘉黛在整個待產過程中持續幫我塗油,是我自己調的高劑量第一產程按摩油,塗了以後發現宮縮的感覺變得更加銳利,我一度覺得有點太難承受而暫緩塗油,但不曉得是不是精油的幫助,我的第一產程還算快,從前一晚規律宮縮到全開大概只花了7個多小時的時間。


天亮了。
大約早晨六點多,我的子宮頸全開,準備進產房了。

原本我要求護理師想要在待產室直接生產,但因為我是高風險產婦,護理師完全沒有答應。另外我原本也想要求不要任何的留置針頭,但護理人員也不同意,因為怕屆時緊急要開刀麻醉,所以僅答應先留置針頭而先不打任何東西。



我被推床推著前往產房。原本護理人員希望我正躺躺下,但我覺得正躺很不舒服,於是就換到推床上繼續趴著讓他們推我進產房。由於產房只能少數人陪伴,於是一開始只有嘉黛和影片記錄的燕燕一起進產房,其他人包括阿展都只能先在產房外等候。



進入產房後,我一開始便被護理師要求要正躺在產台上,但我覺得正躺非常不舒服(我那時心想怎麼會有人想要躺著生呢?我根本就無法躺下啊,會很想把自己撐起來),於是跟呂醫師要求我要趴在產台上。護理人員原本很想勸我,但呂醫師了解我的需求,於是准許我趴在產台上生產。在我用力昏天暗地的空檔,還聽到護理人員們小聲私語說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有人趴著在產台上生產。


用力用力用力!
雖然我的第一產程還算快,但第二產程似乎就沒有那麼順利了,我用力了很久,感覺寶寶的身體稍微探出來但又馬上縮回去,用了很多次的力量寶寶都無法生下來。生產完後才聽嘉黛說,原來是因為寶寶屁股比頭還軟,所以臀位產可能比頭位產要花更多時間寶寶才會下降。此時護理人員也開始幫我打上點滴,為了怕屆時需要開刀緊急注入麻醉藥,我與嘉黛討論後接受了。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呂醫師發現可能因為產台讓我的大腿開展範圍有限,因此主動請護理人員推來活動式的病床,我於是移到比產台大上許多的病床趴在產球上繼續用力。
此時阿展也被允許進入產房,他便開始運氣使力幫我按摩肩井穴,但寶寶仍舊下降有限。又經過了一些時間,我聽到護理人員在後面竊竊私語,說如果寶寶再生不出來,可能就要開刀了!

我聽到護理人員的私語後,當下覺得事態嚴重。我已經為了自然產努力這麼久了,如果最後的結果是剖腹,我實在是無法接受啊!!此時這也才想到我忘了使用自己調的第二產程用油了!於是請阿展回到待產室去拿。

阿展飛奔火速拿油過來後,嘉黛就開始用油幫我塗抹整條腿和尾椎、下腹,另外阿展持續賣力的幫我按肩井穴,說也奇妙,用油後就在我們三人通力合作下,我在趴跪姿的狀態明顯感覺到寶寶越來越下降,幾乎已經到我的陰道口了。


此時呂醫師請我回到產台,他要準備幫我接生。他說寶寶的心跳有掉,可能要趕快生下來!我聽到這個訊息後,在心中不斷和小煦說話,也向我信任的神祇祈求,我相信祂們現在都在我的周圍陪伴著我。

最後我在產台上用力了幾次後,就感覺到寶寶的身體滑出我的子宮了!
但我的一次用力不足以讓寶寶完全產出,他只先出來臀部和背部,他的頭仍有一半卡在我的陰道口等待我第二次的用力!如果是正常的生產並不需要慌張,但由於臀位產在生頭的時刻是最關鍵的時刻,因為此時臍帶會和頭部一起受到壓迫,所以為了怕寶寶缺氧,護理人員和醫師呈現一種高度緊繃的狀態!!

所有人在那一刻都聚集在我的陰道口。呂醫師抱住寶寶,兩位護士把我的兩腿抬高,嘉黛用拳頭施壓在我的恥骨聯合上,我整個人被抬高,每個人都紛亂但急切的對我呼喊「寶寶出來了!用力啊!再用力!加油!」

那樣情急的狀態下,我知道自己必須馬上生出寶寶,但我這一次宮縮的力氣已經用盡,我只能等待下一次的宮縮出現。寶寶的頭仍卡著,呂醫師於是很快的詢問我是否可以剪會陰,原本我是希望不剪的,但在這樣緊急的狀態下,我於是同意了。於是呂醫師幫我剪了會陰後,我持續用力。
就在我用盡力氣、幾乎全身抖動的瞬間,我感覺到恥骨被一個圓形的硬物刮過去…

小煦出生了!


呂醫師將小煦飛快斷臍後,馬上抱他到觀察台上抽吸羊水。阿展抱著我,在不知道小煦是否平安的狀態下,我的心懸吊著。我不斷問阿展,他平安嗎?他平安嗎?阿展撫摸著我的頭安撫我。大約三十秒後,我聽到一陣銀鈴般的嬰兒哭聲,這才放下心來。聽到小煦的哭聲後自己也因為實在太感動,我對著阿展哭了起來…此時我看見阿展的眼眶也濕濕的。


小煦稍作擦拭後,就被抱到我的身上開始做親密接觸。我馬上敞開自己的袍子,將濕濕軟軟的他放在自己的胸口,他的嘴很自動的就開始尋乳吸允。

我看著他嘟著的小嘴、微微抖動的小手和靈動的眼睛,感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真實感。38週前他在我肚子裡慢慢長成人形,而現在他紮紮實實的被我擁抱在懷裡。

這是我人生中感到最為真實的一刻。
看著他的每一秒,我都忍不住讚嘆生命的驚奇與美麗。

(待續)

本文照片攝影與生產錄像記錄:燕燕

臀位溫柔生產寶寶小煦誕生的故事(2)-尋找臀位自然產醫師

時間來到懷孕的第38週。

就在我持續幫自己心理建設可能要接受剖腹產的掙扎時期,我看到一段國外臀位自然產的影片。我看著影片中的媽媽在先生和堅強醫護陣容的陪同之下,在LDR房完成了臀位生產!當我看到寶寶的臀部先行滑出媽媽子宮,接著看到身體和頭依序產出,我感受到非常大的震撼!
原來臀位產是可行的!!我突然醒悟,警覺到之前的我實在對自己太沒有自信了!就算是第一胎又怎麼樣?我覺得影片中的媽媽可以做到,我也一定可以做到!於是我想要嘗試臀位自然產的心開始燃燒。

彼時我想到助產師美麗姊曾跟我說過,如果想要臀位自然生產,可以詢問桃園醫院的呂理政醫師試試。於是我看完影片的隔天,馬上掛了呂醫師的門診。

9/2
已掛號要去桃園醫院的當天早上,我發現自己落紅了。因為是第一胎,雖然之前上過美麗姊的產前教育課程,知道這就是產兆,但對於出現這樣的產兆還是感到有些心慌。立刻致電美麗姊,美麗姊請我不要驚慌,要記錄每一次宮縮開始的時間,持續觀察即可。
當天我是掛呂醫師下午的門診,在到達醫院的途中,發現宮縮時間持續減緩,我和阿展才鬆了一口氣,確定是假警報。

呂醫師在聽說我的來意後先幫我照了超音波和確定小孩頭圍,小煦還是頭上屁股在下的臀位,但兩隻腳伸得直直的,算是比較可以自然產的臀位。他預估小煦目前的體重約2600克,頭圍大約8.5左右。
呂醫師仔細的檢查完畢後,我們回到診療室談,他說小煦目前的體重和頭圍都符合自產產的狀態,但是他也跟我提到在他當婦產科醫師二十幾年的歲月裡,只接過大約十幾次的臀位自然產,且現在臀位選擇自然產的人已經非常少數(畢竟健保已經能給付剖腹生產了),他於是問我是否真的要找他接生?我跟他說現在已經很少醫師願意接臀位生產了,於是我非常想要請他幫忙,並表明了自己的決心。
呂醫師似乎被我說動了,他回答我說,如果之後產檢都沒有問題,那我們也許可以來試試。由於我還沒有檢驗乙型鏈球菌,呂醫師就請我做了檢驗送檢,但結果要一週後才會知道。

9/5
距離去找呂醫師產檢的三天後,9/5晚上七點左右,我發現自己開始比較頻繁的宮縮。這回不再是假警報,小煦就要來到這個世界了!

臀位產外國影片連結:
http://vimeo.com/82981634

(待續)

臀位溫柔生產寶寶小煦誕生的故事(1)- 尋找剖腹產醫師

2014年9月6日早晨,我完成了生命中的一項壯舉,我想自己這一輩子都難忘那一個夜晚和早晨。

會有那樣的一個早晨,可能要先從2014年7月開始追溯起。自從我懷孕30週開始知道自己胎位不正後,試過各試各樣的轉胎辦法,小煦都沒有轉位(請見我的轉胎辛酸血淚史)。我在懷孕初期就已經與萬美麗助產師持續聯繫,如果產檢一切順利的話,美麗姊就會是我居家生產的助產師。但直到生產前,小煦依舊是頭在上屁股在下的臀位。臀位屬於高風險個案,雖然我知道身邊有朋友第二胎選擇臀位居家生產的經驗,但因為我是第一胎,產程較久、骨盆又沒有經歷過生產,就我的了解,助產師是不接第一胎臀位居家生產的。

雖然我不斷對腹中的小煦信心喊話,並持續努力轉胎,不放棄任何希望的期待自己仍舊可以居家生產,但我知道自己不能一廂情願,勢必還是要尋找居家生產以外的其他生產方式。我知道除非小煦轉正,否則自己就必須改至醫院生產,當時我有兩條路可以走,其一是剖腹產,另一條路是臀位自然生產。於是在懷孕35週開始,我就展開了尋找合適生產醫師之路。(35週前的產檢都在禾馨診所)

尋找剖腹產醫師

其實我是非常不願意接受剖腹生產的,也許有些人很難想像。我非常不願意自己的腹部被打開,寒氣入侵不說,還可能造成腹腔沾黏,造成日後腸胃消化出狀況。脊椎麻醉注射也可能導致神經受損,埋下日後腰痛遠因。對小孩來說,生產沒有經過產道,呼吸器官和身體菌叢都會受到影響,更不用說如果是約時間剖腹,小孩尚未自動開啟產程,更是影響日後的身體機能,可謂影響深遠。
因為這種種的原因,我實在很難想像為何在台灣高達三分之一的產婦主動想要選擇可能會造成各種副作用的剖腹產?因為對我來說實在很難接受啊!

但知道自己可能無法居家生產後,我還是詢問了助產師美麗姊有沒有推薦的醫師。我希望就算是在醫院剖腹,也可以在相對親善的環境裡讓寶寶誕生。我的剖腹產需求如下:第一,我希望不是跟醫師約剖腹時間,而是有產兆時再過去醫院剖腹。(關於這點目前台灣醫師能配合的已經是相對少數,但其實所有醫師都知道,在婦嬰都健康、安全的前提下,有產兆再剖腹生產是對寶寶較好的選擇)第二,伴侶可以在手術時全程陪伴生產,寶寶誕生後若呼吸沒有問題,希望只稍作擦拭就可以放在我的身上做親密接觸至少10分鐘,接著就抱給伴侶持續做親密接觸至少一小時(關於親密接觸的重要性,可查閱溫柔生產一書內文)。第三,等我的麻醉清醒後,就立刻24小時母嬰同室開始哺餵母乳(想要親餵成功,母嬰同室絕對是關鍵!)。

美麗姊一開始推薦的醫師是三總的黃貴帥醫師,於是我在35週時掛了黃醫師的診。去門診時感覺黃醫師人非常親切,詢問他剖腹產時是否可以有產兆再過去醫院,還有伴侶是否可陪伴和親密接觸的問題,他的回答幾乎都是”原則上沒問題。”我知道醫師當然不能所有要求都跟我肯定的說沒問題,但對於”原則上沒問題”的回覆還是感到有些擔憂。當天原本很想參觀三總的產房,但因當天三總沒有開放所以無法參觀。後來又聽聞雖黃醫師認同溫柔生產,但並非全三總的護理人員都認同,所以對於是否選擇讓黃醫師接生,我持保留態度。

懷孕第36週,美麗姊另外推薦我可以去桃園秉坤婦幼醫院找許廣鑌醫師談談。當天去秉坤發現要在這裡產檢和生產的人好多好多啊!在這個婦幼醫院跟本感覺不出台灣的生育力低落,在我整個看診的時間裡孕婦一直前仆後繼不斷湧入。
許醫師幫我產檢後,我徵詢他關於我的剖腹產需求,許醫師同意先生陪伴生產,但對於我希望有產兆再過去醫院他感到很為難,原因是因為秉坤目前已經人滿為患,他擔心若我沒有事先預約剖腹時間可能會沒有病房可住,也提到若他無法滿足我的需求,可以尋求其他醫師。
產檢後我去參觀了秉坤的待產室和產後病房,發現環境很不錯,算是讓人舒服的地方。雖然喜歡秉坤的環境,但對於許醫師無法在我有產兆時再前往生產,我心中仍感覺遺憾,於是就不考慮在秉坤生產了。

37週時,我在我的陪產員嘉黛陪同下前往遠興婦產科找劉遠祺醫師產檢。劉醫師人非常非常好,十分有耐心的回答我所有問題,且對於我的要求幾乎都可以答應。整個產檢包含照超音波的時間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是我所有產檢裡最為仔細耗時最久的一次。產檢完畢我跟嘉黛說我非常信任劉醫師,如果我要剖腹產的話,應該就是在遠興請劉醫師開刀了!終於塵埃落定的感覺讓我感到安心。
嘉黛說,無論妳最後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陪妳到最後的。
聽她這麼說我覺得非常感動。

結束遠興的產檢,當天晚上我是感覺安心的,因為終於找到可以符合自己需求的剖腹產親善醫院,且嘉黛和先生會全程陪伴我,我應該要知足的。但我只要想到屆時剖腹開刀的畫面—先從脊椎硬膜外注射麻醉藥,然後層層劃開肚皮,取出小孩後再層層縫上、像一條蟲子般的傷口以及剖腹產可能造成的後遺症… 我心裡仍舊是一陣哆嗦…除了自我因素之外,我當然也相信小孩自然產會比剖腹產更好。

小孩臀位真的就只能選擇剖腹產嗎?難道我沒有別的選擇了嗎?
我的內心充滿掙扎。


(待續)

附註:圖為嘉黛幫我做肚膜以及牆上婦女新知生育自主劇團「生不由己」海報。